第1章 向徑

七月暴雨連天,堵了大半的路。

原本直通的路要往城外繞,姜喜趕到衢大的時候,已經比向徑放學的時間晚了半個小時。

姜喜繞過學校長街,穿過小徑,才走到教學樓前。她不熟,找不到電梯,一口氣爬上四樓,又沿著走廊往最里處走,很快走到門前。

里頭有閑聊的聲音傳來。

“徑哥,你最近在一起的那個妞挺不錯的。”

“也就那樣。”另外一個聲音懶懶散散的,幾分慵懶,倒是不太在意。

姜喜頓了頓,推開門進去。

教室后面窗戶處倚著兩個男生,一高一矮,在抽煙。

矮的相貌平平,至于高的那位,整個學校都難出一兩個這種長相的,說邪不邪,說冷不冷,五官深邃,皮膚偏白卻沒有一絲女氣,很驚艷。

兩人聞聲看過來,向徑看到她時,臉色變了變,不太耐煩,可是聲音卻極其平靜,說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姜喜笑:“阿徑,我來接你回家。”

“姜叔呢?”

“他今天有事。”

向徑皺著眉,“家里沒其他司機了?”

“有,可是我想來接你。”姜喜聲音輕緩,眼底干干凈凈。

他頓了頓,偏過頭,在她看不見的地方,嘴角下挑,不屑又諷刺。

“你去外頭等我。”半分鐘后,他說。

姜喜乖乖的照做了。

矮個子好奇的問他:“欸,徑哥,那誰啊,另一個女朋友?”

“我的眼光再差,也不至于找個腿腳不便的。”向徑不太在意的道:“一個親戚,不熟。”

矮個子這才想起,剛剛那姑娘,走起路來,極慢,像是在遮掩什么。

原來是個跛子。

……

暴雨依舊在肆虐,凌亂直下漸欲迷人眼。

姜喜站了十來分鐘,腿開始疼了。

她有病,腿疾,傷了不久,還沒康復,也有可能沒法完全康復。

她太難受了,想要蹲下,身后卻有一只手,撐住她的腰。再接著,傳過來的是熟悉的味道。

姜喜抬頭,入眼的是少年的下頜,她笑了笑,眼角彎彎:“阿徑,你出來啦?”

向徑沒說話,只相當疏離的把她給抱起來,也沒打傘,送她到車上時,淋了一路。

姜喜說,“阿徑,謝謝你呀。”

他眉頭都沒有動一下,只往后排的位置走去,上了以后,又是自顧自玩手機。

在聊微信。

也不知道跟誰,倒是難得的勾了勾嘴角,看上去心情不錯。

姜喜垂下眼皮,說:“剛才我在你教室門口,聽見你同學說,你交女朋友了?”

很突兀的話題。

向徑的眼里竄過一層冷意,但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,他漫不經心的說,“都有你了,我哪有那個心思去搞那些有的沒的?”

姜喜跟向徑兩個人,擺過酒席,但因為年紀沒到,還沒領證。

但所有的姜家人都認為他們是一對。

畢竟她為了他,差點連命都沒有了。

姜喜重新抬起頭來,眼角重新彎起來:“我還以為……”

“以為什么?”他淡淡反問。

“以為你有喜歡的人了。”

向徑臉上沒什么表情,語調卻很深沉,張口就來:“我喜歡你。”

很顯然,這句話他說過無數遍了。

向徑還在看手機。

這時候正好有一條被他置頂了的微信號發進來的消息。

[阿徑,今晚過來住么?]

向徑心不在焉的回了句:[不了。]

[好,不過明后天要過來,周末不見你我會想你的。]

[明天晚上過來。]

回完話,他將那個微信號,取消置頂。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总和大小连出几把